10个最奇怪的米老鼠短剧和动画片

虽然一些普通观众可能认为他是一个有点单调的角色,但米老鼠有相当广泛的电影生涯,各种角色都充实了他的剧目。从蒸汽船船长到巫师,他什么都做过,而且这些年对他来说确实不错。

但是,虽然米奇肯定有大量的角色,但他的一些短剧却从略显古怪到彻底的离奇。有时,这一切都是为了博人一笑,其他时候,它只是感觉到动画师可能在尝试更多的艺术风格。无论怎样,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出场的作品并不令人难忘。

米奇的花园(1935年)

Mickey gets strangled by a snake in Mickey's Garden

如果观众玩过足够多的手绘回合的Cuphead,他们肯定会在米奇的派头时代看到一些熟悉的元素,特别是在《米奇的花园》这样的短剧中。  米奇和普鲁托抵御家中花园的虫群的想法听起来并不复杂,但当毒素引起的幻觉出现时,事情就变得很奇怪了。

在被自己的杀虫剂毒死后,米奇基本上有了一次糟糕的旅行,涉及巨大的虫子、愤怒的昆虫和一个特别复仇的雄性甲虫。虽然这一切都可以归结为卡通式的滑稽动作和生动的想象力,但米奇涉及到致幻剂就有点离谱了。

透过镜子》(1936年)

早在迪斯尼的动画片《爱丽丝梦游仙境》之前,米奇就决定带着自己的五彩缤纷的颠覆性人物进行一次玻璃之旅。如果光有想象力还不够,甚至还有一支脾气暴躁的扑克牌大军在等着他。

动画师们显然很高兴把这个短片变成了现实,因为他们在镜子世界里把从摇椅到电话的任何东西都变成了实体。虽然他离茶会还差几个帽匠,但这被证明是米奇最喜欢的冒险之一。

虫变》(1937年)

Mickey makes a potion in The Worm Turns

这部奇异的短片可以概括为 “米奇在他的地下室里用化学品做实验,混乱随之而来”。虽然听起来很奇怪,但这正是发生在米奇身上的事情,米奇在制作液体勇气的同时,还涉足了一点Jekyll and Hyde。最终的结果绝对比1930年代的任何鸡尾酒都要强。

在他的强力药水的帮助下,一只苍蝇打败了一只蜘蛛,一只老鼠咬死了一只家猫,而普鲁托则抓住了捕狗人皮特的把柄。虽然这部动画片充满了迪斯尼最好的滑稽表演,但它可能会引起一些关于米奇在业余时间做什么的问题。

食尸鬼恶魔 (2013)

Mickey Meets a Zombie Goofy

保罗-鲁迪什用他的一系列现代短片改造和振兴了经典的米老鼠公式,但他的漫画灵感的素描书艺术风格使米奇和伙伴们能够摆脱一些非常奇怪的活动。例如,高飞变成了一个腐烂的僵尸,当米奇的车在路边抛锚时,他在黑暗的森林中追赶米奇。

高飞从来不是一个特别可怕的角色,但他作为一具腐烂的尸体的形象一定会让一些孩子做噩梦。虽然他最终没有恶意,但短片中的追逐镜头并不完全是观众在《史酷比》中看到的东西。

奶酪牧羊人(2021年)

Rodeo Mickey Mouse in The Wonderful World of Mickey Mouse

有怪异的,就有彻头彻尾的怪异。在《米老鼠的奇妙世界》的这个片段中,米奇被选为一个摆弄奶酪的牛仔,他可以通过悠扬的艺术魅力吸引巨大的奶酪轮。这听起来可能很可笑,但这个想法的原创性还是值得一说的。

荒诞的幽默是保罗-鲁迪什在他的现代米奇动画片中运用到极致的东西,这种观念在这次西部荒野之旅中得到了清晰而敏锐的感受。它也可能让一些观众渴望吃到大量的火锅。

消失的碎片 (2021)

Goofy gets turned into a pogo stick in Gone To Pieces

高飞再一次成为身体被肢解的对象,但也许比他之前的僵尸化要少一些痛苦的形式。也就是说,让他的四肢和五官碎裂开来,重新排列成赛车和弹弓等东西,听起来并不是一个特别愉快的经历。

米奇和唐纳德通过大量的滑稽动作,帮助高飞在大比赛前的崩溃中振作起来。结果是一个以拼图为灵感的出游,很快就达到了僵化的状态。

游戏之夜 (2021年)

Donald faces a swarm of pies in Game Night

棋盘游戏活起来的想法并不新鲜,但米奇对这一主题的演绎比普通的《熊出没》游戏更扩大了游戏领域。  当他的朋友们在他的常规游戏之夜吃饱喝足后,米奇决定把他的房子变成一个巨大的游戏盘,里面有一个老练的玩家可以期待的所有主题的套路和陷阱,从而使事情变得更加有趣。

按照这个套路的真正风格,游戏必须在事情恢复正常之前完成。但是,仅仅因为这个概念被大量发挥,并不意味着视觉效果和插科打诨不是原创的,特别是当唐纳德不得不以一种过于戏剧化的方式牺牲自己来面对一连串的馅饼时。

继续前进》(2021)

Mickey and the gang at a roller disco in The Wonderful World of Mickey Mouse

米奇从未遇到过与时俱进的问题,但这次对他的迪斯科时代的回访很容易成为他最令人愉快的过时作品之一。从本质上讲,米奇、米妮和他们的朋友们必须战胜一群迪士尼恶棍,他们用迪斯科的力量占领了他们的滑冰场。

这就像它听起来一样荒谬,看着这帮人在Yen Sid的溜冰场上移动和跳动,是迪士尼近年来最古怪的形象之一。尽管它很奇怪,但它确实为那些死忠的迪士尼粉丝提供了健康的粉丝服务。

鸭子的大厅 (2016)

米奇和朋友们的圣诞特辑不应该太出格,但保罗-鲁迪什的设计和图像天赋赋予了这部节日特辑一些非常奇怪的视觉效果。当观众想到迪斯尼的圣诞节时,他们应该想到装饰的树木、礼物和闪烁的灯光,而不是闪耀的参考资料或唐老鸭变得怪异的疾病。

当唐纳德决定留在家里过节,而不是飞往南方过冬时,气候的变化对他的身体和思想都产生了毁灭性的影响。观众们肯定会看到他们最喜欢的鸭子的一个可证明的更怪异的一面。

米奇老鼠的万圣节鬼节(2016年)

Mickey parodies Young Frankenstien in Halloween Spooktacular

万圣节特别节目绝对是迪斯尼和米奇的一个出口,可以用一种明显的黑暗的语气。话虽如此,但在这个幽灵故事动画选集中看到的一些图像并不完全是沃尔特可能亲手制作的东西。

虽然它确实有令人愉快的愚蠢时刻,如米奇、唐纳德和高飞向《小弗兰肯斯坦》致敬,但它确实有一个特别反常的令人毛骨悚然的第三幕,看到米妮扮演一个食人女巫,将孩子们残忍地变成馅饼。它是如此令人愉快的不正常,以至于观众不禁为其超现实的荒诞程度而发笑。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