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2022年的终结者

终结者》系列可以使用一些新鲜血液,导致一些影迷想知道谁将适合在1984年的原始科幻恐怖经典的翻拍中担任主角。一段时间以来,《终结者》系列一直在与评论家斗争,该系列多次失败的重启都证明了这一点。最近,在2019年终结者。黑暗命运》重启典范的尝试在既有的特许经营粉丝和新来者中都表现平平。

不过,在这次财务失败之前,2015年的《终结者》和2009年的《终结者:创世纪》都是如此。Genisys》和2009年的《终结者。救世》已经无法给评论家留下深刻印象。甚至2003年的《终结者》。机器的崛起》也无法重现其两位前辈的成功,促使一些影迷怀疑翻拍原版电影是否是该系列的最佳路线。这导致了对谁能出演2022年终结者电影的猜测。

对于2022年的《终结者》翻拍来说,重新塑造Linda Hamilton的Sarah Connor和Arnold Schwarzenegger的同名机器人杀手T-800等标志性角色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与那个时代的许多经典电影不同,《终结者》在重塑角色方面确实拥有一个有用的属性。这部电影的核心阵容很小,这意味着《终结者》的重启不需要更换太多的主要明星,只有五个角色(莎拉-康纳、凯尔-里斯、T-800、艾德-特拉克斯勒和哈尔-武科维奇)占了电影的大部分情节。在这五个角色中,只有前三个角色在原版《终结者》简洁的追逐故事中发挥了真正的关键作用,这意味着重新铸造的重拍版可以省去后来续集的复杂的时间顺序,并以相对稀少的演员阵容重现1984年的经典。以下是谁最适合在2022年重拍《终结者》的情况。

萨拉-康纳-萨马拉-维文

Samara Weaving with a gun in Guns Akimbo

琳达-汉密尔顿的标志性《终结者》系列女主角萨拉-康纳将是2022年翻拍剧中最难重塑的角色。正如《终结者》(Terminator: Genisys》错误地选择了艾米利亚-克拉克(Emilia Clarke)来扮演这个角色,即使是一个受欢迎的女主角,也很难赢得原来那个身经百战的女英雄的粉丝。然而,《准备好了》(Ready Or Not)的主演萨马拉-维文(Samara Weaving)拥有恐怖片的血统,可以证明她可以领导一部像《终结者》翻拍版那样的暴力追逐惊悚片,并且具有安抚忠于汉密尔顿角色的粉丝所需的迷人的银幕形象。虽然汉密尔顿扮演的硬汉版莎拉-康纳在科幻电影史上赢得了一席之地,但维文已经在从《保姆》到《神枪手》再到《混乱》的所有影片中证明,她可以将动作片的英雄主义与为《终结者》这样一个牵强附会的故事所需的尖刻魅力相结合。

凯尔-里斯-杰克-雷诺

Jack Reynor as Shane Dyson in Transformers

让迈克尔-比恩(Michael Biehn)饰演的凯尔-里斯(Kyle Reese)用一个身材矮小、不那么强硬的演员来重新塑造,让维文的动作片能力有更大的发挥空间是很诱人的,因为观众通常会期待杰森-莫玛(Jason Momoa)或亨利-卡维尔(Henry Cavill)等人扮演这个英雄角色。然而,由于《终结者》的失败。Genisys》中邪恶的约翰-康纳的失败证明,仅靠颠覆观众的期望并不足以拯救终结者系列电影。虽然选择一个不以动作角色著称的演员对里斯来说是一个耐人寻味的选择,但必须根据演员的才能而不是仅仅根据惊喜值来做出决定。因此,像多才多艺的杰克-雷诺(Jack Reynor)这样以其戏剧天赋而闻名的演员可以为这个穿越时空的英雄带来适当的强度和脆弱性,同时也不符合观众对这个角色的标准 “彪悍的大片明星”形象。

T-800 – 雅各布-埃洛迪

重塑T-800可以说比在2022年的《终结者》重拍中找到莎拉-康纳的替代者还要困难。杀手机器人成为该系列的标题人物是有原因的,尽管终结者系列存在各种问题,但施瓦辛格这个一眼就能认出的反派仍然受到粉丝的喜爱。然而,完全重塑这个角色的设计(同时保持他那强壮的体格)可以帮助终结者系列电影不至于进一步滑向自我嘲弄。最近的终结者电影试图将阿尼的T-800转变为一个令人同情的父亲形象,但无济于事,但2022年的终结者重启,将该角色重塑为一个更人性化的反派,可以通过采取相反的方法来证明成功。原来的T-800永远无法愚弄它所遇到的任何人类,完全依靠蛮力,而由新星雅各布-埃洛迪(因扮演Euphoria的卑鄙反派Nate而闻名)扮演的终结者版本可以通过将T-800扮演成一个在依靠其巨大的心理存在之前就能迷惑其受害者的杀手,对人工智能杀手进行更巧妙的恐吓。

艾德-特拉克斯勒-阿尔迪斯-霍奇

aldis hodge in the invisible man 2020

Ed Traxler是一个厌倦了世界的警察,不知道如何处理他所面临的科幻威胁,这让人想起大卫-哈伯(David Harbour)的《陌生人》(Stranger Things)反英雄霍普。然而,这使得哈伯成为这个角色的选择过于明显。特拉克斯勒试图尽力而为,但却被他所目睹的完全不可能的事情所淹没,最终在故事的不同阶段,他既是理性的声音,又是终结者中沮丧的英雄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为此,《隐形人》的配角阿尔迪斯-霍奇已经证明他可以扮演一个被他无法理解的科幻反派所迷惑的警察,并将这个无用的角色变成可信和令人同情的东西。这种经验证明,他将是扮演Traxler的完美人选,而另一位类型电影的主演将是扮演他更古怪的同事的理想人选。

武科维奇-沃尔顿-戈金斯

兰斯-亨里克森(Lance Henriksen)对类型电影迷来说已经是一张熟悉的面孔,他扮演哈尔-武科维奇(Hal Vukovich),特拉克斯勒的冷酷同事,尽管怀疑刺客的存在,但也要面对T-800的攻击。未来的《终结者》重启将需要一个著名的类型电影配角明星来取代亨里克森,而沃尔顿-戈金斯可能是这个角色的理想选择。戈金斯是一位独立电影明星,他在各种类型的电影中扮演过无数古怪的、离经叛道的配角,他将带来不正常的强度和玩世不恭的疏离感之间的适当平衡,这使亨利克森的原始表演令人难忘。然而,戈金斯也可以依靠他在其令人印象深刻的银幕生涯中所做的那样,给这个角色带来独特的变化,使这位演员成为2022年《终结者》重启版中这个配角的理想选择。就像维文、雷诺、埃洛迪和霍奇一样,戈金斯与终结者明星有足够的共同点,他将被替换成一个准确的致敬者,同时也提供了与前辈的足够差异,让人感到新鲜和原创。

彼得-西尔伯曼博士-约翰-古德曼{#dr.peter-silberman-john-goodman}。

即使是经典的电影也有其无用的部分。  恐怖片老手约翰-古德曼最适合在2022年的《终结者》重启中扮演彼得-西尔伯曼博士,因为这位多才多艺的明星可以为这个可恶的角色带来更多的人性。西尔伯曼博士是为数不多的在《终结者》系列电影中出现的次要角色之一,他是一位严厉、刚毅、完全无助的刑事病理学家,尽管遇到了机器人(两次),但他拒绝相信终结者的存在。他试图利用凯尔和莎拉的 “共同妄想”,将他们送入精神病院,此举使他成为该系列电影中更可憎的人类敌人之一。虽然这使得他成为一个相当单一的反派,但古德曼在使潜在的值得憎恨的角色比他们最初看起来更复杂和吸引人方面有着令人印象深刻的历史,使他成为重启修订西尔伯曼的理想选择,他真实地想帮助莎拉和凯尔。

姜-露西-海尔

Lucy Hale in Fantasy Island 2020

恐怖传奇人物韦斯-克雷文(Wes Craven)的最后一部电影《惊声尖叫4》(Scream 4)在开场时让当时的新星露西-海尔(Lucy Hale)扮演女主角,只是为了向原版《惊声尖叫》中德鲁-巴里摩尔(Drew Barrymore)的惊人之死致敬,迅速将这位演员干掉。2022年的《终结者》重启版可能会重复这一伎俩,让讨人喜欢的海尔扮演莎拉的室友姜文图拉。金吉儿在被介绍后不久就被杀了,她是一个单一场景的奇迹,其活泼的个性并没有阻止她接受电影中最出乎意料的残酷的死亡之一。挑选像黑尔这样稍有名气的人出演这个角色,会让观众误以为这次金吉儿的生存机会会更好–使她的死亡更加令人震惊和残酷。为了重现原版《终结者》的效果,2022年的翻拍片的基调将需要带回这种屠杀式的无情,而杀死像黑尔这样的著名面孔来扮演金吉儿将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更多。  终结者》电影证明布洛姆坎普的《异形5》是注定失败的

相关